HOME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 
网站地图 院长信箱 English Japanese
【新闻中心】
学校新闻
视频新闻
图片新闻
广播电台
招生动态
独立学院动态
高教动态
厦大新闻
媒体报道
搜索:
高级搜索
    您目前的位置: 首页>新闻中心>学校新闻>本文
去新西兰偷朵云 倔强女孩陈凤不过复制别人的生活
撰稿:学生新闻社 刘东方  2015-08-24  点击数:3728 

  “我相信命运,相信缘分,也相信选择决定的一切。有点矛盾,不过穿插在这一年的描述里,你会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”这是陈凤在她的豆瓣专栏《去新西兰偷朵云》中,对自己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感悟。

  陈凤是我校2011届英语系校友,毕业后,她先在一家台企工作了两年,随后到新西兰打工度假。现在,她手上的签证已经变成了工作签,在新西兰海岸的一家冰川公司工作,生活和工作都很稳定。

  近日,陈凤休假回国,她趁机再次回到那个曾经给了她四年难忘回忆的“嘉”。在怀念那段青葱岁月的同时,她更想和“嘉”人分享自己在新西兰打工度假的故事。

被梦想的光芒刺痛

  “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”这是陈凤一直想要过的生活。大学毕业后,她在一家台湾培训机构担任英文教师,受同事的影响,她更加坚定了到外面看看的想法。

  陈凤的同事Lily,曾经只身一人扛起半人高的背包游走在世界各地的街头巷尾。有次Lily对陈凤说:“外面的世界很大,趁年轻要多出去走一走。一个人也不要怕,这个世界比你想的友善。”Lily又问她:“你还在等什么?”

  从另一位同事Ruby身上,陈凤第一次知道了打工度假。Ruby,这个来自台湾的女孩,准备去澳大利亚打工度假。“我还记得她在跟我描述对未来一年的美好憧憬时的发亮的眼神。我很羡慕,我羡慕有梦想又敢于去闯的人,那眼神里闪烁的光芒把我刺痛。”

  同事的经历和鼓励给了陈凤走出去的勇气。

  陈凤之所以选择新西兰,除了因为这个国家对大陆民众开放打工度假签外,还因为从Lily口中,她对新西兰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。“我听过几个比较出名的景点和城市,知道那里羊比人多,牛奶很好喝,冰淇淋巧克力很好吃。还有就是那里有一个镇叫Tekepo(特卡波),那里是世界上第一个星空自然保护区。”

  2013年4月9日,成功申请到新西兰打工度假签的陈凤飞往了那片她梦中的国土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分文未花,却看到最美好的风景

  “离开家的时候我就很肯定,一个人的旅程,我一点都不怕。”事实上,来到新西兰,在一个全新的环境,陈凤的追梦之路并不是坦途。

  2012年9月,陈凤还在国内的时候,就已经找到了一份新西兰的工作。原本计划2013年2月出行的她,因为种种原因延到四月才出发,因此无法按时入职而丢了工作。

  陈凤在新西兰的第一个落脚点是奥克兰,这里是新西兰的工业商业中心和经济贸易中心。但她并不想在这里找工作,因为“这里中国人很多,感觉太像国内了”。接着,她到过猕猴桃小镇蒂普基(TePuke)找过包装工的工作,但最终没有找到。

  作为一个刚来新西兰的打工度假者,陈凤急需找到一个落脚点,因此她决定要换宿(用劳动换取食宿)。“无论是北岛北、南岛南,只要看上眼,我就往人家邮箱投简历。投了五六封之后,等了一整天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。我想说我就不挑了,只要有人要,我就去了吧。”回忆起那时的困境,她说,“回头想想,很喜欢当时那种什么都不知道,掷手一搏听天由命的感觉。”

  对于陈凤来说,换宿是打工度假最重要的部分之一,这也是融入新西兰当地生活最快也最容易的方式。后来,她搬去了塔卡卡小镇的一家民宿,宿主是一对和她父母年纪相仿的夫妻。在接下来的十天里,陈凤每天帮主人做些家务,和女主人Diana在果园工作,在家里品尝女主人做的各式各样的早茶和午茶,同主人出去游玩。现在,陈凤这样描述那段时光:“这十天里,我用自己的辛勤劳动换到了一日三餐和住宿,我分文未花,却看到了最美好的风景。过后的一年里,我遇上了无数来自天南地北的背包客,同他们有过许多的交谈与分享,但我再不曾对别人口中的美好羡慕过。”

  有了这十天的过度,陈凤对在新西兰的生活更加了解了。后来,她几经换宿,做过包装厂工作、礼品店工作,也在旅馆里铺过床铺洗过厕所。虽然很辛苦,但她却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她说:“打工度假真的是一段过了就没有的经历。你拥有一年的自由,想工作就工作,想旅行就旅行,想换宿就换宿。我觉得这是一辈子最珍贵的体验。”

没有复制,活出自己的样子

  在新西兰的两年里,陈凤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自己,几乎是报喜不报忧。其实,在刚结束打工度假生活换到工作签时,她所在的冰川公司因为冰川坍塌,不得不遣散员工,陈凤一下子失去了工作。当时拿工作签的要求,就是申请者必须在特定的某个公司工作。如果陈凤想留下来,就必须换另一份工签或者换旅游签证。然而当时一般公司在不知道员工表现的情况下,很难为员工办理工签。这个时候,陈凤身上只剩下106美元,连换旅游签证的钱都不够,她还弄丢了自己的相机和手机。陈凤说:“那段时间真的很惨,但是哪怕是这样,我也不想让家里人知道,怕他们担心。视频聊天的时候他们在那头笑,我也在这头笑。”

  在那段最难熬的时间里,为了留下来,陈凤在惠灵顿找了三份临时工,一周工作五六十个小时,只有周五下午有半天的休息时间。这样的生活,陈凤过了五个月,等夏天到了,冰川公司的危机解除时,陈凤便回到原来的公司,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

  提起这段不太愉悦的经历时,陈凤没有半点委屈和抱怨,还打趣地说道:“因为自己做得太好了,居然两份工作的老板都给我涨工资,一个还说要帮我办工签。打黑工打到涨工资,想想都好笑。”陈凤说:“再苦的时候也觉得能过得去,这是经历,是以后的财富。”她的语气里满是坚定和执着。

  现在的陈凤有了稳定的生活和工作。回忆起打工度假那一年的收获,她说:“我经历了一段很美好的爱情,我结交了一大帮天南地北的好朋友,做过不多的几份工作都得到了老板的肯定,我见过许多至美的风景,然后,我拿到了一年的工签,一个继续留在新西兰的机会。我很高兴,因为这是我的选择。我高兴的不是这一年的收获,我高兴的是,这一年,我是我。这一年,我活出了自己的样子。没有复制,没有听话,我的这一年,不牛逼但也同样精彩。”

  陈凤还想对学弟学妹们说:“不要把自己的世界局限住。活在可以犯错、可以丢脸、可以放肆的年纪,就不要畏首畏尾地让青春淡得像白开水。20岁的你是25岁的你会无限嫉妒的对象。”

  小贴士:

  打工度假,即Work and Holiday Arrangement,简称WHA。这是一些欧美国家流行的现象,这些国家的年轻人往往在完成学业后,开始正式工作之前,花费大约一年时间到国外旅行,在此期间在当地打工赚取生活费用。中国大陆公民可以申请打工度假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。

  新西兰移民局每年都会允许1000名中国青年公民前来新西兰打工度假,签证有效期一年。申请者必须为18-30岁之间的中国公民,且递交申请时在中国居住生活;具有至少4200纽币的存款(约人民币2万元);拥有一定的英语能力(雅思成绩达5.5分以上);至少拥有高中学历;并需出具由指定医疗机构开出的体检证明;此前从未被签发过打工度假签证。

  打工度假签证是一个工作签证,与旅游签证有本质区别。打工度假签证的持有者可以在符合条款要求的前提下,进行全职有薪工作或参加全职课程学习,在领略新西兰秀美风光的同时,充分感受这里的社会人文风情。但是,新西兰移民局同时强调,这一签证的持有者,来到新西兰的最主要目的应当是“度假”,工作和学习应当被视作“非首要意图”。

  新西兰打工游学计划对于中国青年的意义在于可以提高英语能力,独立生存能力,结交国际友人。这将对申请人回国后就业或进一步求学深造起到积极影响。另外,一部分申请人会选择继续留在新西兰学习工作或生活,新西兰移民局允许符合条件的人申请获得居留权。(来源新华网等网络)

  编辑:传媒中心 甘丽红




上一篇: 大学生跆拳道锦标赛 我校捧回两奖项
下一篇: 台湾义守大学副校长李樑坚:创新创业需要“四力”
 
Copyright©厦门大学嘉庚学院 since 2004,All Rights Reserved
传真:0596-6288214;电话:0596-6288506;E-mail:;招生热线:0596-6288416;招聘热线:0596-6288529
通信地址:福建漳州招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厦门大学漳州校区;邮政编码:363105
本站域名:www.jgxy.xmu.edu.cn(教育网)、www.xujc.com(公网)和wap.xujc.com(手机网),建议使用IE5.5以上浏览器访问本站
厦门大学ICP:D200017 闽ICP备05026660号 闽公网安备35069802000003号